在借壳上市之前

2020-11-04 07:38

相比于极草产品动辄上万元的价位,“元草”的价格相对亲民。天猫旗舰店上,不同品质、不同规格的“元草”价位在786-5830元不等。但是论及销量,从电商平台的数据上看,“元草”的市场销售情况并不乐观。单品最高月销量为6份,多个规格的产品则出现了月销量为零的窘境。

无论是“元草”还是“极草”,st春天自救之路并不平坦。有分析人士认为,短时间内,“极草”的复产基本已经成为了天方夜谭。在借壳上市之前,st春天和st贤成曾签署对赌协议,st春天保证在2014-2017年之间,每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18亿元、3.63亿元、3.97亿元和4.26亿元。去年虽经努力,但只实现了3.22亿元净利润,与承诺目标相差4100万元。最新的半年报显示,目前st春天的净利润仅为5427万元。核心产品停产、副业开展不顺,今年和明年st春天和对赌协议的要求将会越拉越大。未来两年,st春天可能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王潇立/文)

“中药饮片产销业务的开发应该在‘极草’产品未遭遇打击时就进行发展。”史立臣认为,之所以现在面临“自救”的局面,就是因为st春天在此前过分依赖、仅靠单一产品拉动企业系列产品群发展,没有及时构建起较为丰富的产品线。考虑到“极草”本身的争议性,且占据青海春天营收比例的“大头”。在这样的产品结构之下,没有完整性较高的副业提供支持,st春天这家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也随之降至很低。“如果中药饮片的副业早就建立了起来,在核心产品的产销被叫停后,st春天可以在第一时间转型为一家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凭借着极草建立起来的行销网络和制造能力,做中药饮片不是一件难事。”史立臣表示。

在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看来,既然已经取得了《药品经营许可证》,st春天应加紧申请生产极草中药饮片资格,让中药饮片的生产形成产业规模,以实现对“极草”等产品的补充。

对于st春天设立这一以藏药、中药饮片产销为主营业务的投资公司之举,史立臣认为,从目前的经营范围来看,这家新设立的投资公司,是st春天试图建立起以中药饮片产销为主营业务的产业集群的起点。“这也是st春天建立产业集群的必由之举,但实际上已经晚了一步。”

“极草”的停产,也正在迫使st春天寻找下一高利润产品。打开天猫“极草滋补养生旗舰店”的官网可以看到,昔日作为主力产品的“极草”含片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规格的“元草”净制冬虫夏草产品。与打成粉末状再压制成片的“极草”不同,“元草”只经过了清洁、低温干燥等处理,保留了冬虫夏草原草的状态。在“极草”产品的巅峰时期,“元草”基本处于被雪藏的状态,如今却成了st春天试图挖掘的下一座金矿。

获得《药品经营许可证》是st春天药品经销“副业”迈出的重要一步。但值得注意的是,获得《药品经营许可证》并不意味着春天药用已经可以销售冬虫夏草相关药品。st春天在公告中指出,春天药用需要在办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后,才可以开展中成药产品的销售工作,目前公司正在进行相关程序的推进,但这一证书何时能够下发还不得而知。根据原定计划,春天药用和三普药业本应于今年7月内完成获得药品经营许可等工作。但由于繁冗的审批程序未按原定计划而全部履行完毕,这一药品经营副业的展开已经被迫延后。

为了补缺“极草”产品停产造成的空洞,除了加紧药品审批外,st春天还试图通过进入金融投资行业进行自救。春天药用日前斥资1亿元设立投资公司,进军投资行业,希望“通过股权投资、并购等方式,将公司的产业经营与资本经营进行结合,提升盈利能力”。但st春天同时表示,公司及春天药用在投资行业的管理经验较为薄弱,因此本次投资存在一定的管理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新设立的投资子公司“霍尔果斯恒朗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除中藏药原材料收购、加工、销售;生物资源开发、利用中药饮片、保健食品的生产和销售外,还包括艺术品投资、预包装食品批发兼零售等。

按照之前的说法,在“极草”停产后,st春天的控股股东西藏荣恩希望将去年10月收购的三普药业旗下6种冬虫夏草相关药品总经销权,授予春天药用用于江湖救急。st春天如今取得了包含这6种药品在内的《药品经营许可证》。st春天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证的经营范围是中成药,除了这6种药品之外,未来还会有其他中成药产品进入到经营许可的范围中。

除却审批程序耗时较长,这6种冬虫夏草相关药品的市场盈利情况也一直被业内所质疑。业内人士认为,三普药业的业务比极草的业务小很多,利润上更是处于亏损状态,能否充当“救世主”的角色还有待考证。从目前st春天自救布局来看,三普药业的入局只是权宜之计,重头戏主要还是集中在对优质资产的并购重组以获得外延发展的机会。公司方面也表示,“相关的标的资产将专注于医药行业、大健康产业、投资行业等领域”。